歡迎訪問青海公司律師網,我們有專業律師團隊為您服務! 服務熱線:0971-6253773 / 18997176807
青海致琨律師事務所
您的位置:首頁 > 礦產能源

“以股權轉讓方式轉讓礦業權”的合同效力問題評析

青海公司律師網  發布于:  2015-08-13 00:52:17    瀏覽:1532 次

通過股權轉讓方式實現礦業權收購是礦業領域常見的投資模式,但是,這一做法的法律效力在實踐中不乏爭議。在此,我們就“以股權轉讓方式轉讓礦業權”的操作及其在法律上存在的問題簡要評析如下。

“以股權轉讓方式轉讓礦業權”的操作方式和問題

簡言之,“以股權轉讓方式轉讓礦業權”的常見做法是:轉讓方將其對礦業公司的股權全部或大部分轉讓給受讓方,受讓方成為礦業公司的唯一股東或大股東,通過對礦業公司的股權控制,間接實現了控制礦業公司礦業權的行使的目標。

從表面上看,該類轉讓只是變更了礦業公司的股權結構,礦業公司作為《礦產資源勘查許可證》或《采礦許可證》登記的礦業權人不發生變更,故該交易的性質為公司股權轉讓,而非礦業權轉讓,無需履行礦業權轉讓的批準手續。

然而,在轉讓方轉讓礦業公司全部股權或大部分股權的情況下,受讓方雖未變更登記為礦業權主體,但實質上控制了礦業公司名下的礦業權,甚至實踐中存在很多礦業公司名下僅有一個礦業權,或礦業公司本身即為轉讓礦業權而成立的情形,進一步凸顯了轉讓方和受讓方“名為股權轉讓、實為礦業權轉讓”的交易意圖。

之所以會大量出現這樣的安排,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該類安排簡化了交易手續。股權轉讓一般僅需依法履行協議、辦理工商變更變更登記手續,無需經審批;而礦業權轉讓需要辦理審批變更手續,審批周期長、手續復雜且能否取得審批存在風險。第二,該類安排節省了交易成本。相較于礦業權轉讓中雙方需交納的稅費,股權轉讓為轉讓方節省了營業稅及附加,為受讓方節省了契稅、交易手續費等,大大減少了雙方的交易成本。

但是,關于“以股權轉讓方式轉讓礦業權”的合同效力問題,法律、行政法規及司法解釋并未作出明確規定,在司法實踐中也存在較大爭議。梳理相關案例及司法觀點,主要有“合同無效說”和“合同有效說”兩大類,不同地方的法院在審判實踐中可能持有不同立場,導致此類交易效力及爭議案件結果的不確定性。

“合同無效說”及“合同有效說”的主要觀點及理由 

1.“合同無效說”的主要觀點及理由

“合同無效說”認為,當事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合同中約定了轉讓全部或絕大部分股權,明確了涉及礦山企業財產及相關權證的移交,在實際經營中原來的礦業權人已經退出礦山企業的管理的合同,應認定屬于變相轉讓礦業權,為無效合同。主要理由如下:

第一,該類股權轉讓合同規避了行政審批程序和應當繳納的稅費,也可能造成礦業權還未達到法定的年限條件就多次流轉,屬于“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根據《合同法》第52條第3款的規定,應屬于無效合同。

第二,礦產資源法》第6條第3款規定:“禁止將探礦權、采礦權倒賣牟利”,而在該種股權轉讓的過程中,絕大多數股東都會通過轉讓行為獲得高額的利潤差價,實質上通過倒賣股權的方式牟取了高額利益,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根據《合同法》第52條第5款的規定,該類股權轉讓合同應屬于無效合同。

第三,該類股權轉讓合同將造成國家稅費的流失,損害了國家和社會的公共利益,根據《合同法》第52條第4款的規定,應屬無效合同。

對此,部分地方高級人民法院的司法性文件中也持“合同無效說”觀點。如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以承包、股權轉讓等形式變相轉讓采礦權,未辦理采礦權審批手續即行生產的,可以認定為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該采礦權轉讓行為無效。”

又如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在合同中約定了將全部或絕大部分股份、合伙份額進行轉讓,由新的經營者進行管理,在審理中能夠確認實際是變相轉讓探礦權、采礦權的合同,應當認定合同無效。”

2.“合同有效說”的主要觀點及理由

“合同有效說”認為,該類股權轉讓合同并未違法法律、行政法規的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應為有效合同。主要理由如下:

第一,股權轉讓的標的是股權,而非股權所在公司名下的實體權益,任何股權的變動都可能引起公司名下實體權益控制權的變動。股權轉讓合同是否有效,應當依據《公司法》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進行判斷,不能以公司持有財產權益的變動作為判斷標準。

第二,就礦業權而言,股權轉讓或股東的變化可能并不會破壞礦業權的行政管理秩序。礦業權主體股東的變化,原則上并不導致經營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如礦長)的變更,因此,沒有必要否認該類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

第三,由于實踐中存在部分而非全部轉讓股權的情形,且即使采取嚴格的管理,當事人也可以通過設置多層級的股權架構而最終規避該規定,因此,認定該類轉讓合同無效不具有可操作性。

在司法實踐中,存在相當多的案例認定該類轉讓合同合法有效,且在諸多地方高級人民法院的司法性文件中,也未明確規定該類合同無效,最高人民法院部分法官也認為該類合同應為合法有效。但是,對于該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在起草審理礦業權糾紛案件的司法解釋的過程中也未能達成一致意見。

我們對該問題的認識及建議

我們理解,對于“以股權轉讓方式轉讓礦業權”的合同效力問題,不能簡單的下一定論。實際上,在對礦業公司股權轉讓合同效力認定的實踐中,案件的具體情況往往比理論探討中遇到的問題復雜得多,因而應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得出最符合法律規定及法律原則的結論。

在統一的裁判規則尚未出臺的情況下,當事人進行具體的交易設計時,既不能因該類合同可能被認定為無效而影響了整個交易安排,也不能簡單認為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即可巧妙規避礦業權轉讓相關法律規定,而是需要全面考慮整個交易的安排(如股權比例、權證移交事宜、經營管理權的變更事宜等),并考慮當地的的司法裁判情況及相關稅收政策(如有的地方稅務機關對該類交易特別征收相應的稅費),以保證交易的合法性和交易效率。如果交易產生糾紛,也同樣需要全面考慮合同的約定,尋找支持己方的證據,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江西时时彩开奖记录